在這城市里,我相信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,想著同樣的事情,懷著相似的頻率,在某站寂寞的出口,安排好了與我相遇。

©
Powered by LOFTER

【維勇】當YURI ON ICE的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

*私設大獎賽決賽冠軍後

*EROS誘受有

*非BE

*幾乎整篇車

*新手開車,如果有感想或建議的話請留言吧,非常感謝qwq




「一定,請只看著我一個人。」

 

當YURI ON ICE的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,我喘著氣擺出最後的姿勢,不知道第幾次的在表演結尾與場邊的維克多對視。在震耳欲聾的歡呼聲、掌聲與漫天的鮮花中,我感覺到自己剛剛劇烈運動過的身體渾身發熱,唯有向前直指維克多的手指尖此刻卻不住打顫。

 

「我,這次也有滿足維克多嗎?」

「不對,只有我才能滿足維克多,全世界只有我一人、深知維克多之愛。」

「只有我。」

 

我衝到K&C區和我的教練來了個結結實實的擁抱,後頸被維克多興奮的呼氣吹拂著,我只覺得陣陣發癢。手指逐漸回溫,興許是這個俄羅斯男人帶來的安全感吧,在維克多的懷中,我逐漸放鬆下來。

 

當分數報出來時,我仍然不敢置信的傾身瞇細了眼睛,然而未等他看清計分板上的分數,維克多便猛然從側面抱了上來,手臂有力的圈住我,不斷搖晃著。比自由滑結束後更為響亮的歡呼聲這時已經傳不進我的耳朵裡了,我只聽得見我的教練在我耳邊不斷訴說著的祝福與愛語。

 

我,在二十三歲時拿下了世界花滑男子組冠軍。

 

當我從主持人的手中接過金牌時,巨大的喜悅攫住了我,讓我情不自禁的流下淚水,在淚眼迷濛中,我試圖在一片鎂光燈中尋找我銀髮的、來自俄羅斯的教練,卻被不斷閃起的白光阻礙,找不到最想與之分享喜悅的那個人。

 

一瞬間,與得獎的喜悅同等的恐懼迅速包圍了我,冷卻了因興奮而發熱的身軀,先前喜悅的淚水如同諷刺一般,冰冷刺骨。

 

 

 

「勇利,我要走了。」

「欸?」

 

我幾乎覺得我的耳朵出問題了,要不然我怎麼會聽不懂維克多說的話呢?對了,一定是聽錯了,不然維克多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話呢?竟然說出……要離開我這種話。然而,維克多用輕快的語調再次愉快地宣布:「勇利,我要回俄羅斯了,希望下次再相遇的時候是下一次的大獎賽決賽,可不准你放水哦。」我看著維克多愉快又期待的神情,只覺得彷彿有一塊大石頭梗在胃裡,喉嚨也乾澀的可怕。

 

我不敢去問為什麼。

 

也許早在我試滑EROS的時候他早已隱隱預見維克多的離去,但逐漸加強的羈絆將我的害怕壓到心底,我不斷催眠自己相信維克多會一直陪在我的身邊,我也幾乎相信了。當維克多在海邊說出「戀人」的時候,我不敢承認內心的那份竊喜,我畏懼那般貪婪而不知饜足的自己。

 

我曾想過獨佔維克多.尼基福羅夫這樣的男人是種罪過,是我從花滑界中奪走了他,這使的我內心充滿了罪惡感,同時又被滿滿的虛榮感所充斥。

 

維克多.尼基福羅夫選擇了我。

 

這個認知一天天的在我的內心逐漸膨脹,成了我自信的來源。我是為了誰而舞?毫無疑問,我的一舉一動都只是為了留下你,維克多。是你選擇了我,所以,我可不准你從我身上移開視線。是你…讓我了解了我真正的EROS,你可要負起責任來。

 

 

 

「那麼,你什麼時候走?」我幾乎認不出自己的聲音,聲帶乾澀的摩擦著,艱難的吐出這句話。說你是開玩笑的,維克多。求你了,你不會走的對吧,會留在我身邊的吧?

 

「明天下午就走,機票已經定好囉~」維克多愉快的發言完全打碎了我說不出口的挽留,維克多鄭重的牽起我冰冷僵硬的雙手:「勇利,和你朝夕相處的這一年,我才發現我以前也不懂什麼是『愛』,現在,因為知曉了愛而變強的我,要回到冰場、要讓世人大吃一驚!這一年來,謝謝你。」

 

我的視線在維克多臉上不住游移,試圖從他那真摯的笑臉之中找到一絲虛偽,然而我絕望的發現,維克多是真心的。他如海洋般蔚藍剔透的眼睛裡的感情幾乎要滿溢出來,那之中有感謝、有友情、有溫情……卻獨獨沒有愛情。

 

「啊…這樣啊…」我不允許自己在維克多的面前哭出來。我是那麼的害怕別人踏進我的內心,是你讓我體會到向別人敞開心扉的恐懼與幸福,是你讓我第一次有了想主動維繫與某個人之間的羈絆的想法,是你教會了我「愛」,然而你卻要丟下我一人離開?但是我又有什麼立場挽留他?既不是家人、朋友,更不是戀人,解除教練與學員的關係後,我們不過是路人。

 

「勇利……」維克多看著我硬擠出來的笑臉,難得遲疑的呼喊了我的名字,我大概笑得很難看吧,但我已經不想再聽下去了,匆匆丟下一句「一路順風」,我便急忙轉身離開。

 

 

生平第一次,連滑冰都沒辦法讓我的內心平靜下來。冰上畫滿了凌亂的刻痕,正如我現在滿是傷口的內心一般。維克多怎麼能離我而去呢?每次表演前的擁抱、結束後的親吻,難道都是假的嗎?在K&C區時,你眼底明明有對我的「愛」,為甚麼現在卻消失無蹤?我不相信!

 

我滑到冰場中心,我想起了第一次成功演出EROS的心情,我是、小鎮最美的女人,沒有任何男人能不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,就算是維克多也不能例外!沒有配樂、沒有觀眾,我獨自一人在冰場上起舞,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跳EROS了吧,因為,我即將成為EROS。


車請走:簡書

或:微博






後記:

這是我的第一篇同人,為甚麼第一篇會是車啦QWQ

終於趕在第8集出之前生出來了,坐等官方打臉。

標題的名字"當YURI ON ICE的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"本來是剛開始碼的時候word自動儲存的句子,最後想標題時越看越帶感,所以還是用了。

YURI ON ICE 不僅僅是只在樂曲結束時,在這篇文章中更是指在教練與學生關係結束的時候、在一切結束的時候。

其實這篇文總結起來只有一句話:金牌哭哭射後不理。

最後還是被基友吐槽說維克多超渣的XDD

一開始設定其實是BE的,但是我喜歡吃HE(ゝ∀・)

如果這篇文能讓你覺得開心,那真是太好了。



评论(20)
热度(189)